HELLO,我在爬钢索,掉下去的是文字。

希望你祝我永远是我。

什么都写,写我所爱,爱我所写,要逻辑说通,要大彻大悟,要此起彼伏。

Cp吃的杂,雷点多,龟毛又呈实。

‼️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不要沾沾自喜,不要自怨自艾。一定要去爱自己写出的每一个字,每一行句,每一段情,你不爱它它是不会进步升华的,风格迥变就当它是挑战,每一篇文章都能做到风格不同那就像拥有了大千世界。所以永远没有瓶颈一说,自勉。

《血腥爱情故事》

(希望所有人都被正确的喜爱,正确的喜爱别人。) 

r=a(1-sinθ)

 

——

“你听说过...笛卡尔曲线吗?”

白炽灯打在郭长城头上,暴露着十分不节俭的光,像迎面给了他一耳光。说来有些艰难,这倒霉孩子被困住十二个多小时,就着昏迷劲儿也不安分的囫囵睡了一阵,现在眼球眼白都是一片黑,乍一来灯光贴在视网膜带来的不适感强烈,像个在雪地里的寒噤,零度实验室给他造成的应激创伤还没完全恢复。

 

提出问题的人声音尖锐、像划在玻璃上的刀片,还有他上学时期最害怕的粉笔某个角度摩擦黑板的声音、椅子脚推开地面的声音。

郭长城眼神涣散的向一个方向投射,一把温润如...

《只要你的平凡》

“郭长城的确是那种看起来好像从未用力活过的、但其实一直在向死而生的人。”林静

(适配BGM:只要平凡)

 ——

楚恕之把目光从小孩的背影上撕下来,他知道自己又走神了,这个月的不知道第五六七八九十次,问题不大,他跟自己这么解释,作为半个师父也确实应该多分一些注意力给对方,看看这个羸弱的像纤细烛火的小孩有多少进步,是否还像最开始那样暴露在大雨倾盆的树叶,倘若被雨伞伞尖轻飘飘的一撞就飘落人间。

 

郭长城此人仿佛是天生为“弯”字而生。平时的他站着的身体弯弯、手指攥着衣角弯弯、连对人的态度都是千篇一律柔软的弯弯,没有攻击性,像写诗的纸张格外容易被蹂躏,也像永远不得出版日的...

打出这行题记的时候有种奇特的感觉,这应该是我迄今所有产出中,无论是随感还是认认真真的构划,最认真的一篇。
题目用的《我不是药神》里主题曲,只要你的平凡。

“天降大功德而默默无闻。”在我之前看来颇有悲凉的感觉,“不被看重”“不被认可”都是在被看到的前提下才会有的情感,如果从一开始就无人发觉,就只有默默无闻。

“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哪怕他
再心甘情愿,再默默无声,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我不能免俗。”

但郭长城是免俗的。
这么看来有些不近人情的感觉,但是只有人间杜撰的佛会可怜世间,也只有佛在行善时不需要特意的被关注。

所以原著里后期总是在或有或无把目光长久停留在郭...

《好梦如旧》

(一个其实是梦醒时分的没什么故事枝干的产物)
(适配BGM:半生你我)

‘应向哪方哭你,他扪心,神佛可怜人间,怎么偏偏不载我。’

——
“我好害怕,可我仍要奔向你。”
试问、这样一个把心里话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人冲向你,带着他的笨拙与大无畏,二两实秤从头彻尾的真心,你会不会伸手去接,你敢不敢伸手去接?

而这世界太美好,让人生不出改变的念想。

楚恕之掐在大腿上的一道沟壑,在郭长城手掌覆过来的那一刻,堂皇人间的百千皱褶忽然被悉数抚平。他想,倘若这是一场鸿门宴,哪怕耗尽平生入梦,可否容自己酣酒入怀沉湎片刻,留他一场好梦如旧。

“老楚,梦醒了。”

是面目全非的一声平地惊雷,当神佛不再拂爱人间时,通...

个人楚郭整理

估摸在剧版完结之前大概不会有太频繁产出,除去点梗和已经记下的梗外,全靠嗑官方续命。

就顺便整理一下这阵子的产出吧。

HE

《烤秋刀鱼》

http://lopezl.lofter.com/post/1d05f93e_eea0897e

《心拍数》

http://lopezl.lofter.com/post/1d05f93e_eea1b500

《万花筒》

http://lopezl.lofter.com/post/1d05f93e_eeaebbc8

《一点》

http://lopezl.lofter.com/post/1d05f93e_eeb0c4e7

R级

《长大就是这样》...

沉浸在美梦里多好啊,爱恨都随风,你抬头伸手就能触碰到你求而不得、得而不舍的一切。

说来我也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个傻瓜人设,寻人启事实践到行动,每一步都是拙笨劲,每一步都是不可为却为。别人是二两的秤重一点红,那这二两从头到尾的真心,你要不要接、你敢不敢接?

很之前在《长大》那篇里我写过一段话来着。

“楚哥。他突然说不出别的,只会一声一声小小的念著,楚哥、楚哥,念的眼睛渐渐泡在发酵的水汽,心里悄无声息的难过著,不为他自己。”

都说神佛是不会可怜世间的,俗世客子才会,后来才知道原来神佛也是会来人间的,他覆在你身上的手,每一度都是灯光。

因果线再如何被人误解、利用、胡搅蛮缠,它可以判定任何一个人以怨报怨,还债偿命,唯独都是绕着这个叫郭长城的人走的。太奇怪了,俗世怎么会有这样单纯的人存在,无因无果,从一而终。

存下正贾片段

他没有抬头,却知道机场里那些鳞次栉比的白色承重杆依次倒下。他已经十八岁了,却突然开始孩子气的懊恼起来、在脑子裡催促著再落的快一些吧,他想,玻璃都碎掉吧,飞机全停下吧,把所有通向未来的路都挡下,朱正廷别往前送了。

可他要是真心想要这个结果,攥住行李箱的手心又怎麽会不热呢。

…眼泪已经到位,表情就绪准备,牵手不可以吗,接吻不可以吗,只是总要留一个人去体味苦涩的浪潮拍打,可能是朱正廷、也可能是Justin,从抵住严丝合缝的后脊开始到几乎贴到滚烫融化的颊,浮著红线的眼睛属于谁,醃臜般的疼痛属于谁,潮湿的雨季不属于这个乾燥的城市,为什麽两个人的心上却都被不约而同的打湿了呢。

我不知道别的,也不清楚...

《郭长城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了》

“郭长城的眼睛裡开始泛起水光,看着楚恕之,他的表情有难以置信,有哀求,也有难过,却并不见怎么愤怒。”

——

“我再重複最后一次。”
男人彻底卸掉本来就不怎麽有的几分耐心,那点平日注意不到的死气利如铡刀,郭长城被这眼神一瞪动辄是要软弱流泪的,隆冬腊月比不过僵尸的无体温,那般有如冷眼旁观一条鲜活生命的粗蛮温度卡在脖颈上,未免太冷了。

楚恕之也好过不到哪去,他是半辈子和阴暗泥地打交道的行当,习惯一脚泥泞一脚晦暗的前行,虽不至于无法直面太阳和吃豌豆,到底本能上选择规避。而手裡的温度太炽热,隔开皮肤迸著血和泪混淆的热度,他盯著笼罩在郭长城周遭像盐一样迟钝的光,这样的光直接落进眼睛裡,难免也会咸涩到发...

1 / 3

© 134340號熱心市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