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山高路远,青山不改。

《台风过境》

(灵感源于辛鹏老师的微博。‘台风会过去,我们依然在。’)


他在家门口捡到灰扑扑的一团,像落了雨的狼狈鸟。台风过境前的暴雨太浓烈,看似滚珠,实则是荒曝凝重的一场水银,打在身上便从头到尾被剥掉一身皮。

郭长城就湿漉漉的坐在没有屋檐的遮蔽,天地苍穹何其辽阔,他却抬着下巴,冷风贯彻,眼眶迅速被雨水蓄满,浮着淡淡红线。


他呛着嗓子喃喃,“台风这么大,楚哥,我该怎么回家?”

 ———

楚恕之从自己千年的话语连珠里挑挑拣拣,发现此时只有哑口无言四个字拿的出台面。


“…上庭不宽,额头偏窄,主父母缘淡薄。耳廓薄...

突然想起来剧版楚哥会做饭啊,那深夜食堂不就美滋滋。一天劳累过去还要加班,这之前两个人窝在光明路9号新址,赵云澜赵处之前大手一挥添置了微缩厨房,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差,该是楚哥做饭的time时间到。
酱汁入味淋上黏糯可口的米饭,管你是神妖仙魔都要拎着鼻子过来瞧瞧,多新鲜那。
不过不好意思,最浓郁的那一口必然不是众人的,是谁的来着——?哎,郭长城,把嘴角给我擦干净!

热带季候

说好会扩写但是发现多一笔少一画都无所适从

那就这样吧!

 

‘却扛不住对你的喜欢。’——BGM《喜欢》阿肆


——


只有楚恕之知道,这个小青年已经短暂又璀璨的、在人群中绽放过了。他还记得那天是春分,从今往后,白昼就会慢慢长过黑夜。


“只有”这个词很玄,见过水波不兴平等的温柔,就想要伸手往怀里拢,让它无可指摘,想它被私心占有。具体来说就是西瓜中心的那一块儿、黄桃蜜罐的第一口汁水、肆无忌惮的一身淋漓汗、千万人潮相隔的第一眼。

千年的尸王味蕾退化,尝不出人间酸甜苦辣咸之外的味道,偏偏具象的在心底皱成一小团。...


【原著整理】楚郭出场内容

为了以便查阅考据原著中两人的互动内容。(镇魂实体书新番外到手后,如有楚郭相关将及时更新),共计21178字符数

人工整理,难免会有纰漏。如有错误/出入,欢迎私信/评论捉虫,第一时间必定修正。由于LOFTER词汇排查,有些许内容删减,不影响总体内容,完整版将放在其他网址

整理方向按照章节小节(不同版型造成序号不一,请酌情参照)、内容笼括方式整理,若在观感上有所影响敬请谅解。


——————


二十一章 山河锥 21小节

初识

郭长城看过他桌牌上写着的“楚恕之”,大家都叫他楚哥,可郭长城不大敢主动和楚恕之说话——这人看起来和林静差不...

“我讨厌一切圆的东西。
生生死死,没完没了。” ——原作《镇魂》

“我们打个赌,赌我们一定还会再见。”

沈巍递过来的这个约定生嫩,粗糙,未经磨砺也不光滑,倘若往指节上扣会被硌到骨头,还留着一截空余没能衔接上。可下一刻赵云澜接过来了,把生生死死接过来了,没完没了接过来了,大爱大悲被强行攥捏成一滴新的心头血,亲手将这个圆补添完整。
他说,好。
就让他们没完没了。

《血腥爱情故事》

(希望所有人都被正确的喜爱,正确的喜爱别人。) 

r=a(1-sinθ)

 

——

“你听说过...笛卡尔曲线吗?”

白炽灯打在郭长城头上,暴露着十分不节俭的光,像迎面给了他一耳光。说来有些艰难,这倒霉孩子被困住十二个多小时,就着昏迷劲儿也不安分的囫囵睡了一阵,现在眼球眼白都是一片黑,乍一来灯光贴在视网膜带来的不适感强烈,像个在雪地里的寒噤,零度实验室给他造成的应激创伤还没完全恢复。

 

提出问题的人声音尖锐、像划在玻璃上的刀片,还有他上学时期最害怕的粉笔某个角度摩擦黑板的声音、椅子脚推开地面的声音。

郭长城眼神涣散的向一个方向投射,一把温润如...

《只要你的平凡》

“郭长城的确是那种看起来好像从未用力活过的、但其实一直在向死而生的人。”林静

(适配BGM:只要平凡)

 ——

楚恕之把目光从小孩的背影上撕下来,他知道自己又走神了,这个月的不知道第五六七八九十次,问题不大,他跟自己这么解释,作为半个师父也确实应该多分一些注意力给对方,看看这个羸弱的像纤细烛火的小孩有多少进步,是否还像最开始那样暴露在大雨倾盆的树叶,倘若被雨伞伞尖轻飘飘的一撞就飘落人间。

 

郭长城此人仿佛是天生为“弯”字而生。平时的他站着的身体弯弯、手指攥着衣角弯弯、连对人的态度都是千篇一律柔软的弯弯,没有攻击性,像写诗的纸张格外容易被蹂躏,也像永远不得出版日的...

《好梦如旧》

(一个其实是梦醒时分的没什么故事枝干的产物)
(适配BGM:半生你我)

‘应向哪方哭你,他扪心,神佛可怜人间,怎么偏偏不载我。’

——
“我好害怕,可我仍要奔向你。”
试问、这样一个把心里话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人冲向你,带着他的笨拙与大无畏,二两实秤从头彻尾的真心,你会不会伸手去接,你敢不敢伸手去接?

而这世界太美好,让人生不出改变的念想。

楚恕之掐在大腿上的一道沟壑,在郭长城手掌覆过来的那一刻,堂皇人间的百千皱褶忽然被悉数抚平。他想,倘若这是一场鸿门宴,哪怕耗尽平生入梦,可否容自己酣酒入怀沉湎片刻,留他一场好梦如旧。

“老楚,梦醒了。”

是面目全非的一声平地惊雷,当神佛不再拂爱人间时,通...

沉浸在美梦里多好啊,爱恨都随风,你抬头伸手就能触碰到你求而不得、得而不舍的一切。

说来我也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个傻瓜人设,寻人启事实践到行动,每一步都是拙笨劲,每一步都是不可为却为。别人是二两的秤重一点红,那这二两从头到尾的真心,你要不要接、你敢不敢接?

很之前在《长大》那篇里我写过一段话来着。

“楚哥。他突然说不出别的,只会一声一声小小的念著,楚哥、楚哥,念的眼睛渐渐泡在发酵的水汽,心里悄无声息的难过著,不为他自己。”

都说神佛是不会可怜世间的,俗世客子才会,后来才知道原来神佛也是会来人间的,他覆在你身上的手,每一度都是灯光。

1 / 3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