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好梦如旧》

(一个其实是梦醒时分的没什么故事枝干的产物)
(适配BGM:半生你我)

‘应向哪方哭你,他扪心,神佛可怜人间,怎么偏偏不载我。’

——
“我好害怕,可我仍要奔向你。”
试问、这样一个把心里话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人冲向你,带着他的笨拙与大无畏,二两实秤从头彻尾的真心,你会不会伸手去接,你敢不敢伸手去接?

而这世界太美好,让人生不出改变的念想。

楚恕之掐在大腿上的一道沟壑,在郭长城手掌覆过来的那一刻,堂皇人间的百千皱褶忽然被悉数抚平。他想,倘若这是一场鸿门宴,哪怕耗尽平生入梦,可否容自己酣酒入怀沉湎片刻,留他一场好梦如旧。


“老楚,梦醒了。”

是面目全非的一声平地惊雷,当神佛不再拂爱人间时,通通塞上一场大雨沙沙了事,楚恕之坐在这场真实的雨间,从内到外浇了湿透,眼底晃着水淋淋的悲恸。
他不断频频回首,不消多少时分就能重新回忆起郭长城搭在他身上的手指,每一度都是一豆灯火。那些不由自主想起却不得不被遗忘的字句,被给予再抽离、反复流血愈合的折磨,多少次迫近前功尽弃,他到底还是一点点攥紧,自己想要伸出又收回的手。

爱憎会,求不得,恶意才是这场糖衣美梦的大满贯,他眼眶浮着的红线淌在手心一片流动的红,眼泪只一滴就声嘶力竭,碎成片的事实每分每秒都嵌在他掌纹里无声提醒,——提醒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去碰碰这个一路亦步亦趋跟过来的莽撞勇气,再怎样瘦弱的身躯,如果不差分毫倒在心上,未免也太疼了。

他那时候应该伸手的,楚恕之慢慢蜷缩起双臂,迟钝的想。
只需要一点点的连线就好,只需要哪怕勾住一个衣角就好,夜尊而已、百倍千倍的大山压到身上他的脊背都没弯过,但凡自己有所动作都不会是现在这样梦醒不得始终,一呼一吸,空空荡荡。

他卧在地板一遍遍的搜刮自己的记忆,郭长城应该是会小跑着进来的,郭长城应该是会抱着那本没什么用的笔记沙沙作响的,郭长城应该是会跟在身后的,他一回头就能看到,任凭斥笑怒骂。



都不该是现在这样。
一呼一吸,空空荡荡。

评论(13)
热度(82)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