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只要你的平凡》

“郭长城的确是那种看起来好像从未用力活过的、但其实一直在向死而生的人。”林静

(适配BGM:只要平凡)

 ——

楚恕之把目光从小孩的背影上撕下来,他知道自己又走神了,这个月的不知道第五六七八九十次,问题不大,他跟自己这么解释,作为半个师父也确实应该多分一些注意力给对方,看看这个羸弱的像纤细烛火的小孩有多少进步,是否还像最开始那样暴露在大雨倾盆的树叶,倘若被雨伞伞尖轻飘飘的一撞就飘落人间。

 

郭长城此人仿佛是天生为“弯”字而生。平时的他站着的身体弯弯、手指攥着衣角弯弯、连对人的态度都是千篇一律柔软的弯弯,没有攻击性,像写诗的纸张格外容易被蹂躏,也像永远不得出版日的九流诗歌,洋洋洒洒,抛进风里就再寻不见。

 

 

而这个时候的郭长城、此刻站在他身前一步距离的郭长城脊背抽的很直,如临大敌。从正面打下的阳光把他的身影塑造成一粒天地,刚刚好能将楚恕之笼罩进去,很有护佑的意味。

 

 

他看过那段在医院的监控,“我是特别调查处的,我有责任保护民众的安全!”小孩声调拔的太高,尾音破了相,有种难以言喻悲怆的喜剧感,再后来郭长城开始站到自己面前,“楚哥,我也可化成一座山、保护你!”,说着这句话的人脊背仍旧很弯,但是能看到挺直的努力,手指依旧弯弯,却已经可以攥得住武器。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佛曰人生八苦,每一苦的身后都是长长一串名单,人间色相,十艘航母也渡不完。郭长城依然照单全收,一笔一划的把名字往笔记本上记,封面和页底都塞得满满,这一定是艘很大的船,载着不同的爱恨情仇,载着同样的近乡情怯。楚恕之看着围绕在郭长城身边那些空空荡荡不甚清晰的轮廓,最后也一定会被重新填满血肉,喝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他们的吉光片羽的生命,在这个没有神佛光环的普通人笔下被延续到未来。

 

百世做一人的人傻不傻,从吊桥上一跃直下的人傻不傻,只是总有人要去做这些傻事,所谓的岁月静好也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又出神了。

楚恕之难得的不知所措,心脏七零八落撞上骨头嘎吱嘎吱的响,恍然觉得此前三百多年的岁月清汤寡水,从这一刻起他有了一种干瘪瘪的渴望。是郭长城带给他的,从手指穿透进那团不燎人的火光里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胸膛依然装着生生不息跳动的心脏,每一秒脉搏都起落着热烈的心跳。

双木非林,田下有思,听到对方乖乖和自己说明天见就开始若有若无期待明天。K线也不在乎了,时不时从办公桌的隔板看到小孩一眼。渡天下人的工程浩大,尸王天生傲气凛然,能说出“我罪已赎”,就能毫不犹豫的和郭长城一起挑起重担。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顶着一鼻尖的水珠跑到面前,小孩还是改不掉弯弯的习惯,像被手指摩挲过的诗篇,平凡没有光环,但干净嘹亮,在他心底诵读出一圈带着颗粒的涟漪。

 

所以平凡又怎样呢,排骨与汤,他就是诗和远方。

评论(15)
热度(244)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