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热带季候

说好会扩写但是发现多一笔少一画都无所适从

那就这样吧!

 

‘却扛不住对你的喜欢。’——BGM《喜欢》阿肆

 

 

——

 

只有楚恕之知道,这个小青年已经短暂又璀璨的、在人群中绽放过了。他还记得那天是春分,从今往后,白昼就会慢慢长过黑夜。

 

“只有”这个词很玄,见过水波不兴平等的温柔,就想要伸手往怀里拢,让它无可指摘,想它被私心占有。具体来说就是西瓜中心的那一块儿、黄桃蜜罐的第一口汁水、肆无忌惮的一身淋漓汗、千万人潮相隔的第一眼。

千年的尸王味蕾退化,尝不出人间酸甜苦辣咸之外的味道,偏偏具象的在心底皱成一小团。

 

只有郭长城不知道对方怀揣的这点又潮又沉的心思,小青年的心里自别有一番天马行空。

一朝一夕、亦步亦趋至人到深不可测,都说陪伴是最浓烈的催化剂,从堪堪捉住衣角到顺其自然牵住袖口要多少步的心跳?

他甚至在记笔记的时候诡异的产生过一个念头,楚哥这样的木头,下雨天会不会怕雷劈啊。随后又很快与飞光讲和。

 

——只有他知道,只有他不知道,嗳呀、喜欢啊。

 

再之后是怎么把“只有”变成“你我之间”来着,小青年脑子不灵光,遇到又沉又稠的呼吸在耳畔就迟钝成无尾熊,脸红烧到眼睛,便只会捉着信赖的衣袖,却又被楚恕之似笑非笑的提到手心,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严丝合缝,眼睛与身体还有心,一个不落都要被闯入过,须臾间就烧掉所有睁开眼的理由。

 

 

他想起之后的某次搓麻将,楚恕之大刺刺的坐在那前面的位置,逆着光对他说话。

 

——“拍案下注,小子、你敢不敢坐庄?”

 

评论(5)
热度(90)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