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台风过境》

(灵感源于辛鹏老师的微博。‘台风会过去,我们依然在。’)

 

 

他在家门口捡到灰扑扑的一团,像落了雨的狼狈鸟。台风过境前的暴雨太浓烈,看似滚珠,实则是荒曝凝重的一场水银,打在身上便从头到尾被剥掉一身皮。

郭长城就湿漉漉的坐在没有屋檐的遮蔽,天地苍穹何其辽阔,他却抬着下巴,冷风贯彻,眼眶迅速被雨水蓄满,浮着淡淡红线。

 

他呛着嗓子喃喃,“台风这么大,楚哥,我该怎么回家?”

 ———

楚恕之从自己千年的话语连珠里挑挑拣拣,发现此时只有哑口无言四个字拿的出台面。

 

“…上庭不宽,额头偏窄,主父母缘淡薄。耳廓薄而细弱,主少年多舛。寿上微凸,中年后长辈庇佑失去,很可能破败终生,这么个天生的薄命相。”

攒了那么多功德,除了让自己穷困潦倒外,还有什么用?

这话还是当年他说过的。

 

一语成谶,郭长城只手可数的亲情被一场天灾夺走,功德厚垒成一堵墙也没用,命运线出鞘锋利,只轻轻的一勒便庞然倾颓。

‘你也是个好人,佛祖保佑你了吗?’倒和赵云澜说过的话不谋而合,楚恕之来回掐着已经泛起灰青色的手心,他日登无上殿,不跪神佛,原来是有缘可循的。

 

“起来,郭长城。别这么没用。”

楚恕之弯下腰去捞身边这水淋淋的一团。

 

有时候他想应该是自己无意中慢慢拿走了小孩的脆弱,所以现在也理所应当成为支撑这部分的唯一依靠。没什么难,好像也不觉得麻烦,反而是对方笨拙透露出的零星眷恋,摧枯拉朽的烧起心窝,于是心脏总有一跳漏拍,答案通融明了、昭然若揭。

草灰蛇线尚且有迹可循,他楚恕之偏不信命,这小孩功德一条条横列哪怕是以卵击石,石头上也合该有裂缝要落下泪了。直到郭长城契进胸膛的骨头硌的他发疼,眼泪落在他的衣领,把心跳填补完整,他才发觉烧红了眼眶的分明是自己。

 

楚恕之总觉得所谓道义都是私底下暗流涌动,他怀着对别人恶意的揣度,这里一切都是丑的,云、风、太阳,俗人更丑,自己也黯淡的很。

 

惟独这个莽撞不知明天的小孩是青天一样可羡。

 

 

见了太多糟糕的事情,有了太多糟糕的情绪,那么能接吻就不需要再讲话,楚恕之把冰凉的唇贴上郭长城的,力度轻的不清也不明。只是用嘴去安抚的时候会记得,要分一只手去扶小孩的后颈。

那是尸王千年来仅有的温柔,千言万语溶解进汹涌洪流,驻扎进两个人逐渐依偎着贴紧的手心。

 

台风会过去,把掌心顶在头顶,你看掉在手上的水花,每一朵都像是你爱的人在闪烁。

评论(10)
热度(212)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