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心拍數

百世如一日,百日行一事,百事做一人。

楚恕之觉得这小子是真的傻到家了。

他这辈子没这麽活过,尽管按照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他这一辈子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落笔,但他确实没活的这麽、这麽身不由己又莫名窝火。即便楚恕之拥有的大多就只是黄尘白骨,与明月清风无缘,这依然不影响他目下无尘的风格。过去陵寝下满不在乎的听,雷声动四境。之后修炼过半、能够伫立在斗千家炊烟修炼后的黎明,爱恨情仇大风吹,山雨欲来要倾便倾。

举头三尺有神明,跪地五尺有鬼冥,夹在缝隙里的尸王照旧按自己的路子过生活,何曾搭理过你天多高地有多厚。
而时至今日浓痰往事却重新被拎著加砝码,他想起三百年前路过的神佛说了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遑论三百年前不过是借给地府的面子,如今遇事就较真的性格也从没变过,楚恕之攥著森森白骨的手歇斯底里的震颤著、像要喷涌怒火将生灵三魂七魄都撕裂的旱地,直到一巴掌毫不留情撞上他的脸。

别人、别人,可他楚恕之从来不是别人,离经叛道修尸道的是他,认了穷凶极恶大罪自愿戴上功德枷的是他,这八尺长的身躯,即便被曝日燎干了色泽,被黄沙淘尽了白骨,从头至尾、活的都是名为他楚恕之的人生。
所以‘别人如何如何’,这样折辱的句子结结实实撞在心口,未免也太痛了。

“……楚哥,楚哥肯定不是那麽想的…”

还不等他回味清楚这种扎到骨头缝里的疼,第三个人倒先火急火燎的蹦出来,要替他辩驳什麽。已经习以为常的地球磁力正负极让那几根冰冰凉的手指再次贴上他的衣袖,兴许这次是动作太急,有那麽乍一下擦掠过手腕的皮肤。
活人的体温再低又能到哪去呢,对尸王而言,郭长城的手指未免太烫了,那样的温度像点燃了人间所俱的火种,电花一般窜援过他的手腕,燎的他隐晦在皮骨下会跳动的物件轻轻发痒发鼓。

楚恕之觉得这小子真是傻到家了。

旁人听到那样恶狠狠的言语早就避之不及,只有这个二愣子好像打一开始就没听出几分惊惧,就如同旁人毫无理智怕的是他手里这短短一节却足够魂飞魄散的骨笳,只有郭长城默默看透了杜撰威胁下的无可奈何。那一豆眼睛里的光,楚恕之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裡见过,——是在被押著走在鬼街长长的路上,与那些路边一丁一丁的灯光有几分详似,连魂魄都能被染上几分橘色的暖意。
他耳朵里还塞著对方为了不让他太无聊的耳机,电影的背景音切入的恰到好处。

——‘是人就会陷入爱河。’

镇魂令下他摸不到自己的胸膛,但是雷鸣鼓音在楚恕之的魂躯里愈来愈响,那是属于他还是‘人’时的心跳拍数。

当天晚上,郭长城截了梦先来的,楚恕之一早被解了禁锢,脚步不知怎么的摸索到人家门前,还要插著裤兜扮酷。

郭长城鼻尖冒著汗,那一点点晶莹的色彩也是快乐的,他艰难的吭赤吭赤说楚哥谢谢你,谢谢你来帮我搬东西!
楚恕之走在旁边心说你谢个屁,还有力气说话,就没活的像你这麽傻到家了。嘴上冒出来却是这样的

“都拿来。”



——
唉,真香。
題目還是隨手取的~

评论(8)
热度(1107)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