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链接已失效

《郭长城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了》

“郭长城的眼睛裡开始泛起水光,看着楚恕之,他的表情有难以置信,有哀求,也有难过,却并不见怎么愤怒。”

——

“我再重複最后一次。”
男人彻底卸掉本来就不怎麽有的几分耐心,那点平日注意不到的死气利如铡刀,郭长城被这眼神一瞪动辄是要软弱流泪的,隆冬腊月比不过僵尸的无体温,那般有如冷眼旁观一条鲜活生命的粗蛮温度卡在脖颈上,未免太冷了。

楚恕之也好过不到哪去,他是半辈子和阴暗泥地打交道的行当,习惯一脚泥泞一脚晦暗的前行,虽不至于无法直面太阳和吃豌豆,到底本能上选择规避。而手裡的温度太炽热,隔开皮肤迸著血和泪混淆的热度,他盯著笼罩在郭长城周遭像盐一样迟钝的光,这样的光直接落进眼睛裡,难免也会咸涩到发疼。


“郭长城、”
他瘦干的五指紧了又紧,生杀大权全在手中,能杀的不能杀的、欠账的不欠的、多的少的,一概没什么值得在意。郭长城嘴巴因为缺氧开了又合,却不是在本能的吸气,倒不如说他本能的事从来都是另一桩。

——楚…哥。
楚恕之不用睁眼都知道这两个字会在对方脑里怎样成型,顺著喉咙一路攀援,回荡在口中再掉出唇畔,带著一点怯懦的滋味,剩下是九分的全盘拖托付与信任。


就这样,尸王的杀字出鞘,却突然就折断了那一撇弯钩。
他钢筋的手因此一松,任凭郭长城失去支撑扑通软倒在地。

和缺心眼的人怄什么气呢?楚恕之想,无边苦相就在身旁,本人却毫无知觉,傻笨的干净嘹亮,让人…生不出伤害的欲望。

不过原则就是原则,功德再厚也要就事论事。


“郭长城,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了?”
“楚哥…真的不行,赵处说了这个月你不能提前下班,下班也…也不让回家。”
“……”




养不熟的白痴!
楚恕之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给地上的人补了一脚。

评论(24)
热度(731)

© 人生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